過完新年,情人節不期而至。大街的兩邊都被玫瑰花充斥著,一對對情侶抱著玫瑰花,臉上洋溢著幸福的微笑。萍騎著自行車穿行在街上,破舊的自行車響著“踢托、踢托”的聲音。

看著滿街拿著花的女孩子們幸福的笑容,萍想起上大學時,自己是大學裏的校花,追求的男生多過過江之鯽,每到情人節,玫瑰花堆滿了寢室,室友們羡慕得眼冒綠光。而自己都不屑一顧,直到碰到明不屈不撓的追求。知道自己週六周日早上睡懶覺,不起床吃早餐,明必定打好開水買好早餐,站在宿舍樓下叫吃早餐。也早早地去圖書館占好位置,等著自己。或許就是明不會說甜言蜜語,或許是誠實的眼光打動了自己一顆孤傲的心,在將畢業的那個情人節,自己接受了明那一朵鮮紅的玫瑰花。

相愛的再初總是甜蜜的,一起漫步河邊,兩個人分吃一碗小攤上的涼粉,戀愛中的人兒只要有愛相守,再苦也是甜的。但是相愛容易相守難,生活離不開油、鹽、醬、醋、茶。明來自農村,家境貧寒,兩人畢業後,苦苦地在這個城市裏打拼,也只剛剛在這個城市立足,兩人相約攢夠房子的首付就結婚。三年了,省吃儉用,能省則省,連新的自行車也捨不得買,更談不上浪漫不浪漫了。

萍想到此,不由地暗歎生活的無奈,也不由地懷疑起自己再初的選擇是對是錯,忍不住歎了一口氣。忽地腹部襲上一陣陣絞痛,萍算算日子,今天是自己月經來的日子,自年少初經來時,就落下這個腹痛的毛病,而且吃了多少西藥中藥都沒有絲毫的起色。生活的壓力加上忽來的腹痛,萍心情更加的煩躁。

回到租住的家,明看到萍捂著腹部,眉毛都糾結在一起了。忙沖上一杯紅糖茶,再找來熱水袋充上熱水。萍喝下紅糖茶,冰冷的腹部捂上熱水袋,腹部的絞痛頓時減少了許多。萍舒開眉眼,望著眼前這個男人,憨厚平和,如果說生活的無奈,那麼這個男人的細心體貼,是對未來唯一的動力。跟明在一起後,明看到萍一個月總為那幾天月經來痛得死去活來,明帶著萍看遍了中西醫都沒有起效,上網查閱許多偏方也沒有效果,後來一次明回了老家,帶回來他奶奶放的一袋子小玫瑰幹花,還帶回他老家的一個偏方。平時喝上一杯玫瑰花茶,養顏血舒氣,那幾天泡上一杯紅糖茶,補血通經,再用熱水袋捂腹部效果更佳。自從明帶回這個偏方後,萍的痛經改善了許多。萍覺得這個情人節雖沒有玫瑰花,卻有這溫暖的紅糖茶,也是一個不一樣的情人節。

萍跟明提出分手,是在萍參加完同學會,回到家後,聽明說明的弟弟小林剛來過,而且從家裏借走了五萬元在老家蓋房子。萍再也忍無可忍,想著剛剛同學會上自己的寒酸樣,一輛破自行車地攤上買的廉價衣服,相比與自己同寢室的室友,個個都是寶馬香車名牌衣飾,自己都羞得無地自容。再回家來聽明一說小林借錢的事,一下子萍怒火中燒,看著眼前的明,再也不覺得他屈辱老實,只感覺這個男人的窩囊。盛努下的萍抓起了桌子上的玫瑰花茶摔在地上,“砰”地一聲,杯碎花落,散了一地,離了水的玫瑰花迅速地在地上幹黃,一如萍與明的愛情支離破碎。

搬家的那天,明默默地幫著萍收拾著行李,一起買的書,一起淘的小玩意一袋玫瑰幹花,一袋優質紅糖,明一件件細心地收進行李,一邊收拾一邊囑咐萍別忘了泡茶喝。萍楞在那裏,仿佛眼前不是永遠的離開,而只是出一次差,旅一次遊,明幫著收拾行李,一如往昔。萍搖了搖頭,把那一刻逼回想像中,回頭看明的眼中分明有憂傷和不舍。萍的淚決堤而出,萍多想回身緊緊地抱著明,可想起了生活的無奈,狠了狠心轉身離去。

如萍所願,找到了多金品質男剛子,寶馬香車豪宅,一身的名牌一身的珠光寶氣。萍最也不用為生活而奔波勞碌,過起了富太太的日子。但是很快,萍發現寬敞的別墅裏少了剛子的身影,慢慢地自己成了養在金絲籠裏的鳥,守望著剛子的歸來,半夜歸來多是一身酒氣,衣服不時地帶幾根女人的頭髮或香水味。詢問說是生意上的應酬,萍多心了。萍攬鏡自照,鏡中只見一個寂寞的女人,印襯著滿院寂寞的梧桐。萍常常在深夜裏,聽著窗外的梧桐雨入睡,然後又驚醒,睜著眼等天明,等剛子的歸來。

日子如流水,轉眼又是一個情人節,剛子送給萍九十九朵藍色妖姬、一張內有十萬元的銀行卡後,接了一個電話離開。萍關了燈躺在沙發上,傻傻地望著窗外的黑夜,寂寞的梧桐。月光透過窗櫺,照在的藍色妖姬上,藍色的花發出妖豔的折光,似在黑夜裏嘲笑著萍的孤獨無助,也在笑著人性的貪婪。

一陣絞痛從腹部湧上來,和著萍的心痛。萍木木地翻著以前的行李,只找到一包乾玫瑰花,那包優質紅糖已被剛子扔掉了。折開包,幹玫瑰花發出陣陣黴味,原來已過期,原來愛情會過期,就如玫瑰花。萍拔通了剛子的電話,電話那邊剛子不奈地聽完了萍的話,含糊地說萍,你這麼大的人了,自己不會買藥呀。就掛了電話,萍在電話裏分明聽見女子的嬌妮聲。萍任憑電話掉在地上,呆呆地坐在地板上。

陣陣絞痛使萍想念明的玫瑰花茶,明的紅糖茶,那溫溫的熱度溫暖著萍的心,從紅糖茶更使萍想念明的平實體貼。萍的淚水無聲地掉在地板上,溶入黑夜。

萍離開了剛子,恍惚間又回到了與明租住的地方,尋找著明的身影。一陣笑聲傳來,明相攜一平凡女子走來,萍閃到樹叢後,看他們一路說說笑笑而去,女子的眼中滿中溫柔幸福,明還是憨厚平實,只是眼中多了一份愛的光彩。

望著他們離去的背影,萍默默地祝福他們幸福。轉身背起行囊遠走他鄉,尋找一份紅糖茶似的平實有溫度的愛情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oowq 的頭像
oowq

億光年

oowq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